【涼叶】老情歌

對我來說,此篇不推枉為人

凉叶凉主页_狗与香辛料:

*主线涼叶,辅线创四。

*十年后设定,有捏造成分,介意慎入。

*已完结。因为又被屏蔽了所以全文以图片链接形式发出。文本只到第一段,请一定要点进链接阅读。

*BGM:鬼束ちひろ《月光》http://music.163.com/#/m/song?id=22777398


文/暮途远




Chapter1

  自从上周东京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以后,叶山亮就有点发烧,并没有感冒咳嗽,只是些微低烧,不严重,但缠绵的时间够久。

 幸平创真有时候会带着章鱼脚来看他,露出大门牙,笑得十分不怀好意,隔着八百里地大声叫他的名字,亏得是远月度假村不安喇叭这东西。

 “呐,Hayama,一色学长说,下周新生们的住宿研习也在远月度假村办,我们都要出席,十个,91届十杰。说起来好久没见爱丽丝田所他们了。”

 顶着一脑袋火红头发的男人堂而皇之的趴在远月度假村总料理长那张巨大的黑桐木雕花办公桌上,正慢悠悠的从饭盒里拎出一只酸奶酱章鱼脚往自己嘴里放。

 总料理长大人不忍直视的动了一下眉梢,手心握着钢笔,攥紧又松开,没什么语气的反问了一句,“十个人?”

 “嗯,十个人。”幸平创真看着叶山,勾了一下唇角,“总帅说,现在就是在月球做饭,也得坐火箭飞回来。”

  小雨还是一直下,水汽湿润,一点点的从窗外弥漫到叶山轻薄的白衬衫上。

  闻言,他从手腕上取个皮筋下来,伸手把略微零散的头发扎到一起。

  然后换了一个话题,“大阪那边的房子买了么?上次不是说想做一间餐厅,专门送给四宫前辈。”

 “有几个备选答案,我还在挑。”幸平创真很是正直的开始和他聊起了房子,从法式餐厅的装潢说到他亲自写的超级vip秘密菜单,从四宫喜好的餐具到那个人的粉红头发很禁欲。

Hayama看到了他脸上显而易见的向往,研究料理的时候,也经常在他眼睛里看到这种光,只是谈及四宫,更温柔了三分火候。

 “啊Hayama,话说我每次来这边都觉得你们日料店那边放的歌很好听啊,是叫一番枫吧,那个高级料理店,是什么歌?”

  “月光,鬼束千寻的月光。”

  “诶?2000年的CD。”幸平停顿了一下,若有深意,“老情歌啊。”

  老……情歌么?

 叶山亮出神了片刻,然后用手腕撑着下颌,缓声道:“这是首很悲伤的歌。实际上,鬼束千寻的作品都致郁。”


 幸平创真很快就走了,这位在料理界呼风唤雨的远月第二席,每天黄昏时分都很赶时间回家做饭。他父亲是懒得动,那位四宫前辈娇贵的舌头则明显是挑剔成性了。

  叶山亮咳嗽两声,慢慢关上了办公室的窗户。

  时间过去太久了。距离他拜号远月十杰首席之位,距离他拒绝了那个人出国的邀请。

 念高中部的时候,叶山要比黒木场稍微矮一点,时常觉得他那熊猫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很奇怪,忍不住就挑挑眉梢瞪回去,结果他只是把手从牛仔裤兜里掏出来,挂了一半耳机到自己耳蜗里。

  耳机里传来了鬼束千寻的歌声。

 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只有远月露天楼顶吹来的微风,夹杂着一点点甜点课上奶油朗姆酒的香气。


 实际上,过去的那些年,叶山从未在食戟上输过黑木场,但他却很喜欢吃黑木场做的海鲜料理。多少在汐见润研究会也当过几个月同窗,黑木场解开两粒衬衣扣子,将头巾系到脑门上,闷不做声为他做饭的模样始终很清晰。

  清晰到自己下班回到家,都不大愿意动灶火。

 叶山这张名贵的黑桐木办公桌上每个月都会出现最新的世界名厨动向,远月优秀毕业生犹如过江之鲫,仔细研究都能跟自己扯得上关系。也就是毕业几年后,米其林三星餐厅的榜单上赫然出现了一间熟悉又陌生的新餐厅,那是来自芬兰,一间名叫‘ kryddor’的海鲜餐吧。

 主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是一副沉默寡言不耐烦的样子,冷笑着问,没到开店时间谁让你们进来的?

  记者都一个比一个尴尬,冲着主厨的背影随便问了个很不着调的问题,“啊KurokibaRyo!Kurokiba先生,您这间餐厅的名字是瑞典语吧,那是什么意思呢?”

 本来谁也没想到他会回答,已经撩开后厨门帘的黒木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没什么语气的回复给记者两个字。

 “香料。”

  那份报道曾看得叶山心跳停摆,掌心慢慢浸出一层薄汗。

  现在也不外如是。


 他微微蹙起眉心,‘啪’的一声就把那本杂志倒扣在桌子上,正好压到了手机,传来滴滴的提示音。

  叶山摸到手机,屏幕上只传来一条简讯,简明扼要的很,但他还是忍不住多读了几遍。


  Ryo:我回来了。



全文链接:

http://ww1.sinaimg.cn/large/6ce01548jw1f7y6rlq8ouj20kusx24qy.jpg


附上BGM歌词:




评论
热度(92)
  1. 凉叶凉主页_狗与香辛料 转载了此文字
    對我來說,此篇不推枉為人
© | Powered by LOFTER